您好,欢迎来到企业家日报网!    网站首页 | 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区域
  经济
北京 | 上海 | 天津 | 重庆 | 黑龙江 | 吉林 | 辽宁 | 江西 | 江苏 | 山东 | 安徽 | 河北 | 河南 | 湖北 | 湖南 | 陕西 | 山西 | 四川 | 青海 | 海南 | 广东 | 贵州 | 浙江 | 福建 | 甘肃 | 内蒙古 | 云南 | 宁夏 | 新疆 | 西藏 | 广西
您的位置:企业家日报首页 > 艺术收藏  

书画家黄冬民:绘事正脉尽得之
2018-1-12 18:58:00 来源:企业家日报 文字: | |
分享到:

  江志伟

  “笔到天机意态闲,力透纸背非人功。笔端夭矫不可状,墨妙直与鸿蒙通”。上述这几行古诗集句,倘若用到一位当代书画家的身上的话,竟然是那么的恰如其分、妙不可言。这位书画家的名字,就是中国电力美术家协会会员、安徽省书法家协会会员、黄山市书法家协会副主席、黄山市美术家协会会员、黄山市美术馆(书画院)特聘书画家黄冬民先生。

  让我们走进他的“绘事正脉尽得之”的艺术人生——

  要让爸妈更高兴

  黄冬民坦承:自己的对于书画艺术的喜爱、痴爱乃至于狂爱的渐行渐爱,是打从孩提时代就开始了的。既没有家学渊源,亦没有什么名师点化,就像那首歌中所唱到的那样:“莫名我就喜欢你”。倘若要说“助爱剂”的话,那不断激励着自己笔歌墨舞的,就是“要让爸妈更高兴”的纯朴心愿了。

  黄冬民的老家,位于“梦幻黄山、礼仪徽州”的中心城区屯溪的“新安江日夜从我家门前流过”的河街中段,小小黄冬民在当时的街坊邻居中的“小有名气”,就是众口一词的“这孩子写字有天赋”。这说的是小冬民从小就不喜欢与小伙伴们玩做迷藏游戏,也不喜欢就近下河抓小鱼,而喜欢一个人从墙缝中抠出白色的石灰硬块当笔,蹲在青石板地面上练习写字。一笔一划,横平竖直;一招一式,煞有模样;旁若无人,渐入佳境。天长日久,就赢得了父老乡亲、芸芸众生们的口碑。黄冬民直到现在都还记得,每当街坊邻居们夸他字写得好的时候,正是他妈妈最为得意、高兴得不得了的时候。孩提时代的小冬民的“石板习字”之所以能够坚持下来,一半来自自己的爱好,一半则来自“要让妈妈更高兴”的小小稚愿。

  上了小学的黄冬民又将这个写字的爱好移情于校园之中,与时俱进地喜欢上了毛笔书法。每天回到家中后的家庭作业,他雷打不动的习惯就是,总要先临帖描红习写一张毛笔字,然后再去做其他作业。而且是不管老师今天布置没布置写字作业,他都要坚持每天写上一张毛笔字。这段时间黄冬民的“要让妈妈更高兴”的稚愿也已经转化成“要让爸爸更高兴”的幼愿,这是因为,他爸爸时不时的就会牵着他的手、携着他的毛笔字习作,来到他工作的单位里,在每个办公室间展示并游说,每次总会引来同事们不约而同的一番夸奖。黄冬民注意到,每逢这个时候,笑靥就会在他爸爸的脸颊上绽放成花;每逢这个时候,“要让爸爸更高兴”的小小幼愿,就会在自己的心中幸福地重复。

  “兴趣是成功之母,爱好是成功之父”,黄冬民说起自己的艺术人生的时候,总要强调这个因素,并庆幸自己遇到了“没有泯灭孩子兴趣爱好、而是助推了孩子兴趣爱好”的父母。

  全省书法一等奖

  黄冬民艺术人生中最为辉煌、难忘的,应该是“全省书法一等奖”这件大事了。

  那是1981年的事儿,那一年黄冬民17岁。由安徽省教育厅、中国书法家协会安徽分会、安徽青年报联合举办的“1981年安徽省中学生书法竞赛”评选揭晓,屯溪一中学生黄冬民,以小楷书法《屈原·国殇》在参赛的2000余幅参赛作品中脱颖而出,一举夺得一等奖,徽州地区仅此一名。省书协负责人和著名书法家刘夜峰、葛介屏、黄宁、郑伊农、刘子善、张翰超等应邀出任评委。颁奖大会于1982年3月13日在合肥安徽青年报社举行,黄冬民等5名一等奖获得者应邀到场领奖。

  这是黄冬民的艺术人生中的第一次参加省级书法竞赛,也是他第一次荣获省级书法竞赛一等奖,更是他第一次远赴省城合肥领奖,因此记忆长在、刻骨铭心。

  黄冬民当时的参赛作品,是通过他当时就读的屯溪一中选送参赛的,内容是小楷书法屈原《九歌》中的《国殇》。他当时一共写了两幅,用的是一般的毛边白纸。经过学校美术老师江公望的初选入围之后,发给他两张生宣宣纸,再重新创作后报省参赛。真是功夫不负有心人,竟然一举中的夺头奖。

  黄冬民应邀赴省城参加颁奖大会期间的艺术活动丰富多彩,包括颁奖典礼、到几所省城中学举行笔会、聆听著名书法家教诲等。其中最令黄冬民记忆尤深的,是他与其他四位一等奖获得者一块,专程到著名书画家、此次大赛评委葛介屏先生的家中拜访的事儿。为什么?这是因为那次拜访时他所受到的特殊待遇。葛介屏单独将黄冬民打从客厅引进家中的书房并关上房门,然后边拉谈便铺纸提笔为他亲书墨宝馈赠。葛介屏兴奋地说:“江南有个黄澍是我好友,现在又出了个江南少年才俊的黄同学,看来我跟江南姓黄的很有缘啊”。黄冬民一边倾听并应答着,一边关注着葛介屏的笔走龙蛇,心里想:大师如此真传身教的机缘,可是千金难买的大好机遇啊!葛介屏当时手书的是王安石的《书湖阴先生壁》二首中的第一首:“茅檐长扫净无苔,花木成畦手自栽。一水护田将绿绕,两山排闼送青来。”当黄冬民的眼睛随着葛介屏的狼毫笔锋忽上忽下、忽快忽慢地移动到“冬民同学惠存”时,他的心中顿时涌出一股激动无比的暖流,这股暖流一直暖到今天、必定还将一直暖下去。

  而在黄冬民的书画艺术人生中,有此“全省书法一等奖”的高起点垫底之后,其后的漫长岁月里,“黄冬民”的名字,果然就屡屡、频频地出现在各级书画赛事一等奖的名单上,被人们誉作“书画获奖专业户”。

  培训班上小青年

  就在黄冬民远赴省城领回全省书法一等奖的那一年,屯溪新安书画社举办了一个旨在普及、提高新安书画艺术水平的、为期三个月的“新安书画培训班”。黄冬民一见开班启事,几乎未加任何思索,就捷足先登地报了名,当时他还是一个屯溪一中的高一学生。后来开班之后一看,他竟然是培训班上年龄最小的小青年。

  黄冬民说:那次新安书画培训班,是促成他打从初中开始的专攻西画技艺、专注于艺术院校艺考时的色彩、素描准备等,转向对于中国山水画、中国大写意花鸟画的喜爱的转折点,其艺术影响力一直影响到他的今天。

  当时的授课老师,也都是本埠资深的老一辈新安书画家,诸如:教授山水画的汪则之先生,教授书法技艺的黄澍先生、汪行之先生等。那几个月时间,对于中学生黄冬民来说,虽然牺牲了好多节假日与夜间的时间,但是却成为了他的艺术人生中弥足珍贵的关于中国书画技法的系统、专业知识的吸纳,成为了他自觉接受“绘事正脉”熏陶、充实的转折点。尤其是培训班期间,汪则之先生还将黄冬民的山水画习作作为样板,在课堂上予以褒奖、讲评,对于饱受鼓舞的黄冬民来说,不啻是他书画求索之路上的一个强有力的加油站。

  午饭不吃书《离骚》

  “日日临池把墨研,何曾粉黛去争妍,要知画法通书法,兰竹如同草隶然”(郑燮:《题画兰竹》)黄冬民的书画艺术人生中创作难度最为艰辛的一幅作品,是那幅宣纸长度长达8尺、全文字数多达2000多字的《屈原·离骚》的小楷长卷。黄冬民说:这幅作品,是为参加一次全国性书法大赛而创作的。当时创作这幅作品的时候,为了确保其整体风格的一致性,必须要求自己一气呵成、一字不错、一丝不苟地完成。于是,他从早晨7点就开始进行创作,一直书写到下午2点多钟才结束,整整书写了7个多小时,连午饭都没能吃上。真正是“书艺多艰辛,甘苦寸心知”啊!

  其实,类似的艺坛轶事,在黄冬民的书画艺术生活中并不少见。即以研碑临帖来说吧,他最为喜欢研习临摹的,书法初学魏晋楷书,得力于钟繇《宣示表》,隶宗秦汉,对汉简和《石门颂》浸淫尤深;在书学上,他先博后专,临池以《石门颂》、《石门铭》等碑为主,上溯二周金文,下逮明清及近代书法,中及两汉、北魏碑刻等碑文法帖均能诸多涉猎。

  他在旧报纸上习练,在毛边纸上习练,在低档宣纸上习练,一部唐代颜真卿楷书《勤礼碑》,他就练了整整三年多;一块汉碑隶书《石门颂》,他也练了好几百遍。曾经有过“夜半习字到天明,不觉东方既白”的轶事与快事。“其所作隶书,笔致疏逸,追求天趣;所作行楷点画精到,清劲古雅,具有较深的传统功力和新意”,看来,这些业内人士对于他的诸多好评,确实是他以勤奋与心血换来的。

  “丹青弄笔聊尔耳,意在万里谁知之”。关于黄冬民“没有专一的名师师承”的问题,黄冬民坦承:原因有二,其一为他自己的“不善交际、不想高攀”的性格使然;其二为他不想成为某某第二,而愿意遍访明师,博采众长,自学独研,逐渐形成自己的风格。

  “水清墨淡写蓬莱,笔端谁着此功夫”。关于黄冬民“大写意花鸟画中多水鸟荷花等涉水题材”的问题,黄冬民坦承:原因亦有二,其一为“新安江日夜从我家门前流过”的岸畔老家印记,实在太刻骨铭心了,以至于产生了“恋水情结”的仁者乐水;其二是自己的“为人谦和谨慎,温文尔雅”的性格使然,以至于产生了“爱荷心态”的清者乐荷。

  名家厚评黄冬民

  “手边云起何时雨,笔下波生不待风”;“物有常形最耐看,看时容易画时难”,所谓“外行看热闹,内行看门道”。要公平、专业地评说一位书画家的成就,还是要听听书画名家们对其的评价——北京荣宝斋画院名家工作室导师、清华大学美术学院山水画工作室导师、国家中央机关美协高级艺术顾问、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北京市海淀区美协副主席、北京凤凰岭美术馆名誉馆长、著名山水画家张培武评语:“冬民先生与我相识数十年,看到他的书法、绘画作品在成长中践行,我用四句话品评冬民先生的书画艺术:‘书画得真气、笔墨得龙脉、心修得品格、禅修得正果’”。

  江苏省花鸟画研究会名誉会长陈培光先生高度评价黄冬民的书画艺术:“看了冬民同志的画,引起我的关注。他的花鸟画给我最突出的印象,是‘写’出来的,而不是描。中国花鸟画的精髓是用笔写出的旋律节奏的美。他的一笔一划有风骨、有灵气,这种功夫是长期磨练出来的。他从小就苦练书法,中学时期就获得全省书法比赛一等奖。行书、隶书工整精细,遒劲有力,他用书法入画,抓住了写意画的精髓,因此他的画耐看,今后大有作为。”

  中国“新文人画”的代表性画家、福建省中国画学科带头人、福州画院院长王和平先生高度评价黄冬民的书画艺术:“中国写意画注重书写画家胸中意趣,画家在绘画实践中要不断提高笔墨造型修养,同时也要不断地提高思想品格。古人说:‘人品既已高矣,气韵不得不高;气韵既已高矣,生动不得不至。’画家黄冬民数十年来兢兢业业,勤奋刻苦,人文双修。他的书法以隶书见长,得益于《汉曹全碑》,字体工整精细,舒展秀逸。他的行书以‘二王’为基础,参以明人傅山、王锋诸家法,所以用笔流畅,结体严谨,形态华美多姿。他又将书法应用到绘画中,笔墨潇洒,气韵生动。黄冬民为人谦和谨慎,温文尔雅,这种高尚品格也流露在他的画中,所以许多人喜欢他的画。他常画荷花、竹子,寓意皎洁不染、虚心劲节的人生志向。黄冬民正值壮年,艺术前程十分广阔,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知识积累会更加丰富,也一定会有更多好作品出现。”

  福建省教育画院院长、国家一级美术师、著名画家刘秉贤先生高度评价黄冬民的书画艺术:“余观二石(笔者注:书画家黄冬民的号为“二石斋主”,简称“二石”)画作,有三感:一曰用笔刚正见骨而不乏灵动;二曰落墨沉雄朴厚而不失洒脱;三曰通画神闲气定而不伤激烈。持此三者,乃得绘事正脉也……”

  “天与笔兮书大地,满纸春心墨未干”。我们坚信:“绘事正脉尽得之”的书画家黄冬民的艺术求索之路正未有穷期,就像他书苑画坛那层出不穷的累累硕果无以估量一样。(作者系中国音乐文学学会会员、安徽省作家协会会员、黄山市作家协会副主席、黄山学院徽州文化研究所研究员、《新安画派论坛》撰稿人。)


责任编辑:
分享到:

数字报
 
 本站公告 更多>>  
 招商投资 更多>>  
 艺术收藏 更多>>  
 品牌推广 更多>>  
  榜样是一个国家的灵...[详细]
关于企业家日报网 - 网站诚聘 - 版权声明 - 关于企业家日报 - 本网法律顾问:誉洲律师事务所 -
010-87721045 邮箱:qiyejia@vip.126.com 京ICP备:13045014 京公网安备:11010502024903
技术支持:海大科技